遇到叶红袖是意外,不过这个意外却也给现在的顾诚打开了局面。https://

  东域这帮家伙若是不找机会将其解决,始终是一个难题,索性以自己为饵,将那些贪得无厌的家伙都钓出来。

  当然肯定有一些钓不出来的,这些便都无所谓了,只要把带头的那些杀怕了,剩余的自然也不敢去闹事,或者说他们也没有那个实力闹事了。

  白天的京城和晚上的京城是两个地方。

  白日里的京城车水马龙,热闹繁华,夜晚在那些无人注意到的地方则是有着数不清的暗流在涌动着。

  叶红袖的动作很快,在顾诚走后的当晚她便用罗教的渠道把悬赏消息都给散布了出去。

  在罗教的悬赏当中,罗教是因为愤恨顾诚在南九郡灭掉了罗教一个分舵这才准备动手悬赏顾诚的。

  同时罗教已经派人来追杀顾诚,准备在城外埋伏劫杀,但因为在京城力量短缺,也需要其他人帮忙打下手。

  只要是出手的人都有着价值不菲的奖励,功法丹药兵器等等修练资源数不胜数。

  若是在混战当中谁能够意外拿到顾诚的人头,那奖励直接就是一部非罗教嫡传的极品功法还有罗教香主的位置。

  消息一出,这些下九流的左道江湖人顿时沸腾了。

  罗教不愧是罗教,这出手就是大气。

  有这么多的奖励在,还在东域闹腾什么?直接杀了那顾诚,去拿罗教的奖励岂不是美滋滋?

  此时在京城南域城墙边缘的一座宅院底下,这看似不起眼的民房地下却已经被挖空打造成了一个巨大的地窟,足可以容纳上千人。

  此时有数百人都云集在这里,各个奇形怪状,正是之前在东域闹事的那些下九流的左道散修。

  虽然这里不是全部,但一半怎么也是有的。

  地窟内的灯光昏暗,有些修行者干脆直接爆发出真气罡气来照明,甚至还有一些动用各种手段发出光亮来,就比如有个番僧,他搓了搓自己那油光发亮的光头,竟然有着明亮璀璨的佛光照耀而出,直接照亮了一大片地窟。

  当然他这个佛光不能诛邪也不能降魔,就是看着好看,有种神僧下凡的感脚,可以糊弄一些愚民百姓去。

  此时在那人群中央,一名身材枯廋,驮着背,身躯直接弯到接近九十度的老者猛的伸手一抓,虚空中鬼爪浮现,将那番僧给临空捏到了中央。

  那老者怪笑道:“这地方好久没云集这么多人了,油灯不够用了,和尚你这光头不错,就拿来照明吧。”

  那番僧知道这老者的底细,就算此时对方的动作略带一丝侮辱的感觉,他也是不敢有半分反驳。

  这老者名叫陈驼子,绰号京郊鬼王,他的驼背可不是天生的,据说是身上背负着无数凶猛鬼物,硬生生把自己压成驼子的。

  此时那陈驼子用嘶哑粗粝的声音道:“诸位,罗教的消息你们也都看到了,说说吧,究竟是继续在东域内扰乱还是搏一把大的,跟在罗教身后斩杀那顾诚,去拿罗教的悬赏?”

  一名壮汉瓮声瓮气道:“当然是去拿罗教的悬赏了,让我们在东域内作乱的家伙抠门的很,一份悬赏让我们在这里耗许多天,竟然要一直耗到祭祖大典召开,还是罗教干脆利落,杀人嘛,哪用得着如此复杂?”

  这壮汉剔着光头,脸上和身上满是狰狞的刀疤,手臂之上还残绕着带着惊人寒气的黑色锁链,那黑色锁链竟然都已经嵌入到了他的皮肉当中。

  这壮汉乃是京城周围左道江湖当中名声极大的‘黑狱虎’陈猛,名声大是因为他乃是少有的从靖夜司黑狱当中逃出来的存在。

  靖夜司的黑狱所关押的都是一些穷凶极恶的左道凶徒,当然也会有一些人因为罪证不足或者是犯得过错小而被关一段时间就被放出来。

  当然这只是理论上的,黑狱里面简直就是人间炼狱一样,那里面修为被禁锁,食物不足,不见天日,足以激发人最大的凶性与恶念,甚至就连吃人的事情都会发生。

  所以被关进去的人通常都不是死在靖夜司手中的,而是死在其他囚犯的手中。

  这陈猛也算是幸运的,数年前黑狱发生过一次暴乱,跑出去不少左道凶徒,这陈猛就是其中之一,他身上那黑色锁链便是靖夜司封禁修为的千年寒铁,虽然已经被他斩断,不过时间太长,残余的部分已经嵌入血肉,强行拿出去会伤及肉身气血的。

  陈驼子道:“杀顾诚倒也是可以,不过在东域内我们并没有把事情闹大,还没有引起靖夜司总部的注意力,但若是直接去杀顾诚,动了一位东域统领,京城周围这一片,咱们可就混不下去。

  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通幽大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只为原作者封七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七月并收藏通幽大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