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明心被顾明航的话给激到了,愤怒道,“顾明卿!顾明卿!你的心里就只有顾明卿,哪里还有娘和我!顾明航你别忘了,咱们才是一母同胞,顾明卿跟你不是一个娘生的!你得分得清楚亲疏远近!”

  顾明心说着,用挑剔的眼神上下打量着顾明航,意味深长地说道,“我知道了,你是因为看唐家越来越好,想着沾唐家的光是吧?呵——顾明航你别真以为顾明卿会把你当弟弟,你做梦吧!就凭你是娘生的,顾明卿就永远不可能真心把你当弟弟的!你有点自知之明吧。少在那里捧顾明卿的臭脚!”

  顾明航听顾明心说得越来越不像话,气得俊脸通红。

  顾琴也拉住顾明心,低声道,“明心,别说了。那是你哥哥!”

  顾明心重重哼了一声,脑袋一撇,不说话了。

  顾明航懒得跟顾明心计较,主要是跟顾明心计较,最后也计较不出什么东西来。

  顾明航直接看向顾琴,沉声道,“娘,你跟我回江南。”

  顾琴顿时一脸难色,“航儿,我要是回江南了,你大姐该怎么办啊?我一想到你大姐,整颗心都揪起来了。”

  “娘!您清醒一点吧!大姐这辈子只能生是显亲王府的人,死是显亲王府的鬼了!你插手不了大姐的事情。你更别指望二姐会帮忙。就是二姐要帮忙,我也会劝二姐别帮。”

  顾琴顿时大受打击,“航儿,你——你——你怎么能这样呢!明月是你姐姐啊!”

  顾明航的脸上满是绝情,“她不是我大姐。我大姐在冷宫里,早就死了。母亲,请你不要再说这样的糊涂话了。难道母亲真的要因为大姐一个人,将整个侯府都搭进去吗?如果是,请母亲说一声,儿子先死在你面前。反正儿子这条命也是母亲你给的。还给母亲也行。”

  顾明心怒了,“顾明航!你说的还是人话吗?你这是在拿刀子戳娘的心啊!你——”

  “顾明心,糊涂的是你!娘一来京城,你就该劝她回江南,而不是跟娘一起胡闹。你以为你现在就能没事?”

  顾明心心里一咯噔,面露疑惑,“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能有什么事?”没事自然是假的了。燕理和顾明月倒了,顾明心的靠山就没有了,心里不慌是假的。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当初显亲王还是太子时,你仗着大姐得了多少好处?就我知道的,你从还是太子妃的显亲王妃的嘴里都夺过食,你可真是有本事。那时候太子在,有人会护着你,可如今太子成了显亲王,你——”

  “谁敢!顾明卿可是我二姐,户部尚书是我二姐夫,谁敢对我相公下手?”顾明心高声说道。

  顾明航连白眼都懒得翻了,平时没事的时候,对着顾明卿趾高气昂,呼三喝四的。一有事情,倒是姐姐,姐夫喊得亲热。对顾明心这样的人品,顾明航实在是看不下去。

  顾明航暂时没能劝动顾琴回江南,第二日便去了唐家拜访。

  顾明卿见到顾明航,挑了挑眉,倒是不怎么意外,她先让顾明航坐下,接着便道,“你是来接母亲回去的?”

  顾明航坐下后,点点头,“嗯。我是来接娘回去的。只是娘有些固执,怕是不会轻易跟我回去。”

  顾琴对顾明月的固执,顾明卿知道得一清二楚,顾明航要是能轻易劝得动顾琴,她才觉得奇怪呢。

  “母亲在发现不能将她接出显亲王府后,应该就能想清楚了。”顾琴总归不可能在京城待一辈子的。

  顾明航苦笑道,“也只能如此了。”要是来的是沈茂,指不定会采取强横措施,直接将顾琴劈晕了带走。可是顾明航身为人子,自然是不能这样做。

  顾明航对着顾明卿郑重道歉,“娘和明心两个想必给二姐带来了不少麻烦,我在这里代替他们跟二姐你道歉。”

  顾明卿摆摆手,不在意道,“没事,这点事情你别放在心上。既然来京城了,也别浪费,该逛的就逛逛,该走的关系也都走走。”

  顾明卿说的,顾明航都一一应了。

  顾明卿说着,问起江南的情况,虽然每月都有通信,可信上说的到底不全。不如当人的面问的好。

  顾明卿问了俞氏和沈茂的身体情况,还有问铁雄和林氏的。

  顾明航都一一回答了,俞氏和沈茂的身体都很好,没什么好担心的。铁雄和林氏也都好。自从铁彤彤被送去庵堂,铁家没那么多闹腾事了,林氏的心也宽了,身体自然就好了。

  顾明航说着,面上露出迟疑之色。

  顾明卿见状,问道,“有什么事情,你就说。难道还有什么事情是我不能听的不成?”

  顾明航忙道,“哪里是二姐不能听。我就是担心二姐你听了烦心。”

  “说吧。”

  顾明航略迟疑了一下,才说道,“其实我在来京城前不久,是去了一趟铁家。别看铁伯母的身子恢复得不错,可是我能看出,她仍然十分惦记着铁姑娘。”

  铁彤彤都和离归家了,因此别人再称呼她,自然是喊姑娘了。

  “她——还没改好?”顾明卿算算日子,铁彤彤在庵堂待的日子也不算短了,好几个月了呢。

  顾明航脸上的迟疑之色更深了,但还是低声回答,“其实铁伯父曾经将她接回过铁家。”

  “然后又送回去了?”顾明卿接道。

  顾明航一脸讶异,显然是奇怪顾明卿是如何知道的。

  顾明卿笑笑,这还用如何知道的,要是铁彤彤真的改好了,那就什么事情也没有了。顾明航用得着在这里迟疑来迟疑去的?

  “听说铁姑娘原本安分了一段时间,可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对银钱是愈发看中,经常闹得铁家不安生,所以就——”

  铁彤彤也真的是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啊。就顾明卿印象里的铁彤彤,还真的不是视钱财如性命的性子。可是经历了庵堂的折磨,铁彤彤就开始看重银钱了。

  “后来铁伯父见闹腾得太不像话,还让不少外人看了笑话,又将铁姑娘送进了庵堂。铁伯父放话说,这一次要让铁姑娘在庵堂待上个几年,要是这一次再不改号,就当没她那个女儿了。”

  顾明航是知道顾明卿跟铁彤彤的关系不错,怕顾明卿担心铁彤彤,于是补充道,“铁姑娘毕竟是铁伯父的亲生女儿,铁伯父不会如此绝情的。况且,就连我也能看出来,铁伯父是口硬心软的人。”

  顾明卿笑笑,没说话了。只是想起当初纯洁天真的铁彤彤,心里还是无限唏嘘,觉得人变得真的是很厉害啊。

  没过两天,顾明心的丈夫江青皓的官职还真的如顾明航说的一样没了。江青皓被调离了京城,要去一个穷乡僻壤当县令!

  顾明心哪里能接受这样的事,在家里不停说,“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不应该啊!我姐夫可是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只为原作者凌七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凌七七并收藏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最新章节